三六六⭐外链挂了去看置顶

⚠️一个雷文写手,但迫于生计开了约稿。食用前推荐先看置顶。偏好承右、仗左、茸左。除此之外基本上是全员厨,一时兴起什么都可能产。贼虚荣,喜欢收到心手评论,lof随便日。洁癖不推荐关注我。

堆堆也攒了很久的乔茸单人向摸鱼。

基本上都是私设195散发茸,还有一些私服和黄金体验贴贴图。


  ……真是令人怀念的风格。(抹眼泪) 

  荒木飞吕彦你看看你把我审美日成啥样儿了都。 

  试着摸了摸武侠au阿承阿茸。 

   

  起源是最后两p试了试水墨笔刷,用自己以前的画风摸了摸鱼,感觉来了就摸了几张承。 

  这就是……我……看jo之前的画风……!没想到吧!其实我是个老古风人哒!!!(然后我的审美就被荒木日得面目全非全面jo化!现在我基本上没啥画风了吧就,东捡一点西捡一点。 

   

   

  ↓这里是武侠au一点设定 

  空条承太郎,泊来东瀛人。有一半儿胡人血统。高鼻深目绿眼睛,头发卷曲。会一点忍术,对中国武功一窍不通。看起来像个东瀛那边的流浪武士。实际上是东瀛某个大家族的小少爷,来中原调查一点神秘事件。有个又高又壮的影卫白金之星,平时不会出现。 

  在中原的时候一般穿武人汉服,绑黑长卷高马尾,p2是散发状态。p3穿着西域人的兜帽短衣。 

   

  p45是胡人舞姬乔鲁诺乔巴纳。 

  (我知道很雷很娘别骂了别骂了) 

  本来只摸了几张承,但是从我搞武侠au以来,茸茸就一直穿着这种衣服在我脑海里跳扇子舞哈哈哈哈哈哈哈哈所以忍不住画了。 

  看起来很娘但是是1。 

  仙女猛1我的性癖这句话我已经说倦了!!! 

   

  舞姬茸的设定↓ 

  样貌昳丽雌雄莫辨的胡人少年乔鲁诺乔巴纳,来自遥远的西方国度泰西(我百度的意大利古称哈哈哈哈哈)但是反正不是意大利人,身份成谜。看起来像是孤身一人,男扮女装来到中原卖艺,在中原遇到了同样是外来人员的空条承太郎。(什么鬼设定)因为会说承太郎的家乡话(日语)而成功接近了承太郎。 

  听说他是什么神秘组织的首领? 

  也许是吧,没人知道。 

  刻意接近承太郎的乔鲁诺的目的是……? 

  (好了没有后续了武侠au完) 

  (剧情脑了一点不一定写)(意思就是十有八九不会写——) 

   

   

  

我搞了!是乔茸生贺!

(昨天看到别人发我才知道是茸生日……我属实是个假茸厨……紧急摸鱼x)

一张茸和黄体贴贴送给我最爱的仙女猛1乔茸。

乔茸,永远滴天仙。

黄金体验,永远滴替身颜霸。

(除了第一张以外其他都是过程图哈哈哈哈哈哈哈草往下翻大家可以看到一张丑图是怎么产生的并且它是如何越变越丑x)

(我不会画背景所以随便糊了一下……全是pro自带的笔刷x就很没逼格,害)

茸的姿势有参考荒木原画!

一个普通的茸承贴贴。

姿势有参考。

P2随便糊了个背景果不其然还是没有背景比较好看。

虽然人菜但是瘾大,iPad真好玩。

我不写文啦jojo!!!(也没有)

我有iPad和pencil了!!!

摸了很多丑东西,放点能看的,qq涂鸦真好玩

【茸承】「烈性致幻止疼药」

今夜流星不曾停留。 




         时隔一个多月,本承右写手终于开始营业。




  ⭐前言很长,为免踩雷还是推荐阅读: 

   

  ※主要是茸承,但有一分钱的白金承。 

  基本上是原作向,魔改时间线和承太郎活动轨迹。 

  一点私设是白金有自我意识且忠于承太郎。 

  黄金体验更像乔鲁诺家里养的猫。 

   

  ※本篇灵感来源于黄金体验疗伤的过程,我觉得还挺色的。 

  黄金体验把无生命的人工制品变成细胞变成组织,变成血液和器官,和原本的血肉之躯强行结合,愈合的同时在短时间内带来整个伤口愈合全期的痛感。 

  茸的能力是救人性命的特效药,也是剧烈致疼的毒药。 

  我觉得不是g向(因为并不是茸刻意制造伤痕),但是确实有重伤流血描写,看不了重伤描写的还是不要看了,看着可能有点疼的。 

   

  ※不是纯🚙,但有外链。 

  我甚至觉得本文应该是感情向,因为情感真的很纠结很狗血。有大篇幅ooc心理描写。 

  但是确实包含了一点我的奇妙xp。 

  茸茸左,真的好,一边说敬语一边用力🌿。 

  茸doi时候说敬语真的令我jjyyd。他跟承一边身体交缠一边唇枪舌剑真是有非比寻常的性张力,使我🐍了又🐍,硬了又硬。 

   

   

   

   

   

   

   

   

——⭐——🐞——🐬——⭐—— 

   

   

   

   

  

   【正文】 : 8000字左右一发完,可能会卡,请耐心等待加载。

   

   



   

——⭐——🐞——🐬——⭐—— 

   

   

   

  

   


         (放点配图——来自哒爹@亣 激情奉献的qq涂鸦,谢谢谢谢爹虽然是涂鸦但真好看







         ⭐后话:




  总结起来本文就是阿承拔吊无情,乔茸用完就扔。 

  惨 乔茸 惨。 

  当然阿承也惨。 

  本来是双特工au的一个片段拆出来写了,写出来反而不像特工au,像原作向,所以索性照着原作向的感觉写了。 

  (但很ooc,我已经极力克制自己写乔茸不要陷入霸总怪圈,但是有时候自己也能品出点霸总内味,实在是自己菜得令人困扰。) 

  不是刻意发刀,其实我觉得没有很刀了,最狗血的剧情也就是乔茸屡屡求而不得。要说惨其实承和茸一样惨,原作向就是众生皆苦。 

  每当你觉得我在发刀子,就请复习一下荒木老师警世名句—— 

  「人生本就悲辛无尽,不是吗?」 

   

  当然,本质上这还是一篇cp文,并没有原作那么悲壮,本文用大篇幅写纠结的心境和两人对于利用关系更进一步这方面的争执和博弈。(和doi和我的奇妙xp 

   

  虽然只能发外链,但是我还是觉得这篇文并非纯车而更偏向于感情向,无论是灵或肉这一篇都尝试了没怎么试过的写法。 

  写完又要萎一段时间了,惯例求❤️👍🏻和评论。

       (想要评论!)(强调)


请品1080p高清大图——黄金之风首席alpha乔茸。


我为阿茸鸡叫到天明。他怎么就有辣么a我好爱他。😭😭😭


P1摸木大父子。
这几张的阿茸真的一脸dio样哈哈哈哈哈哈哈阿屌看起来莫名爽朗(?)

P23衣冠楚楚小教父。
我好喜欢教父茸哦。他好a啊。

P45之前发过的线稿。画完了。
但是果然线稿最好看。

剩下的都是它们曾经比较好看的样子(。指线稿)

木大父子那张刚擦出线稿的时候可清秀了,忘了拍(。)

【茸×客人】教父新开了一家牛郎店

  彼时他正在低头调和一杯粉色的鸡尾酒,像他那件合身的衣服一样,温柔又漂亮的,玫瑰花一样的颜色。

  你为此目眩神迷。

  你对接引的服务生说:

  “我要点那个人。”
 

  

前言:

        避雷要点:嫖茸茸文学,不能接受请马上退出。4000字教父下海(?)小故事

        (那不勒斯有牛郎店吗?我是真不知有没有哈哈哈哈哈

  无所谓啦没有也要当它有,教父自己无聊开的小店,主要是用来传递组织情报。偶尔恶趣味上身会亲自扮演酒保或者牛郎。

  只是因为觉得茸茸很温柔(看起来)很会哄女孩子所以觉得他很适合当牛郎啦。

  应该算是茸路人?随便带入谁都好啦,你们就是带入米布茶演客人跟茸玩情趣都可以。

  虽然说以我视角来看,我写的就是嫖茸茸文学……谁他妈顶得住教父小牛郎啊,我顶不住,我对小牛郎茸一见钟情——(?

  不知道怎么打tag,草。

  反正就是我嫖茸茸文学。一个尝试。第二人称单相思,茸茸没有动心,茸就是在玩而已。

  

  我好无几把语我整天在搞什么北极圈cp5555

  北极空气真新鲜啊,我在这里待的蛮舒服的。

  

  

  ——————————————

  你第一次看到那个金色头发的男孩子是在那不勒斯新开的风俗店里。

  说是风俗店,其实就是牛郎店,给一些漂亮的男孩子或者男人付钱,让他们陪你喝酒或是聊天。如果他们愿意的话,上床也是可以的。

  据说这家新店有全那不勒斯最好看的牛郎,你慕名而来。

  当你看到那个金色头发的男孩子时,你就觉得他一定就是那个最美丽的传说。

  彼时他正在低头调和一杯粉色的鸡尾酒,像他那件合身的衣服一样,温柔又漂亮的,玫瑰花一样的颜色。

  你为此目眩神迷。

  你对接引的服务生说:

  “我要点那个人。”

  你指向他。

  服务生顺着你的手指看过去,意料外的,他露出有些吃惊又有些为难的神色:

  “咦?那个人吗……”

  你皱起眉,“不可以吗?他不是你们的店员?”

  “呃,怎么说呢,先生……我觉得你可能……换个人好些……”

  也许是你的目光过于炽热,他若有所感一般,抬起头来。

  「……我的天。」

  你感到头晕又气短。

  刚刚你只是看到他低垂的头,你只看到他粲然的金发和挺直的鼻梁,你未曾想过他的正脸会有这样好看。

  吧台灯细碎的光碎玻璃一样洒进他那双碧绿色的眼睛里,少年那如同美神精雕细琢一般的五官露出一点点惊讶的神色,但那点惊讶很快变得柔软,他露出一个微微的笑来。

  “这位先生要点我吗?”他开口,声音像清泉一样纯净又温柔。

  “呃……是,是的。”服务生结结巴巴地替你回答。

  “……好啊。”他的绿眼睛弯起来,像一对翡翠雕出的月牙。“没关系,请坐吧,先生。不必拘谨。”

  “啊……好,好的。”

  真不争气,你也像那个服务生一样结结巴巴起来。

  “先生是第一次来吗?”他就坐在你身侧,纤细的小臂贴着你的,他微微侧头看你,用那种迷人的声音对你说话。

  你简直紧张到快要窒息了。说来可能有点可笑,你觉得你可能恋爱了,你对一个小牛郎一见钟情。

  “是的。”你谨慎地回答。

  他笑起来,“您怕我吗,先生?”

  「啊……要命。」你在心里哀嚎。

  「不要笑了,别人笑要钱,你笑要命。」

  “不……我只是,有点紧张。我很……很喜欢你。”

  “真的吗?”

  你真的很紧张,你一边想侧头去看看他的脸,一边又觉得他的容颜漂亮得让你不敢直视。

  “你……”你试图寻找话题,说些什么好呢?你绞尽脑汁:“你成年了吗?你看起来年纪还很小呢。”

  年龄是个好话题,尤其是他这样漂亮的年轻人,乐于展现自己的年龄。

  “唔……”他意味深长地发出一声喉音,“没有哦,我应该是十五岁,或者是十六岁吧,我也已经记不清楚了呢。”

  “??”你感到震惊,你急促地抬起头看了他一眼,又马上低下头去,“没……没成年吗?未成年人也可以做这种事吗?”

  “哪种事呢,先生?”

  “就是这种……呃,风俗行业?”

  “哈哈哈……”他在你身侧轻轻地笑起来,你能感觉到他身体的震动,那让你的心跳更快起来,“没关系哦,因为我们的老板,是那个嘛。”

  “那……个?”

  他漫不经心地回答:“就是那个呀,你们是怎么称呼他们的呢?黑帮,流氓,还是黑手党?”

  “咦……咦?”

  你仓惶地转头看他。

  他安慰你似的将手放在你的手背上。少年的手白皙又骨节分明,像某种艺术品,轻柔地抚拍你的手背。

  “您害怕了吗?没关系的,我们老板,很和善的哦。”

  “是……是吗?”

  和善的黑手党?你可没有听说过那种东西。

  他一只手撑着下巴,倚在吧台上,他笑眯眯地看着你,声音像优雅的小提琴音一样流淌在你耳边:

  “我们老板啊,有个梦想,他要成为黑帮巨星哦。”

  黑帮巨星?那又是什么东西?

  你感到你陷入某种迷惑之中。

  “是……他是要拍电影吗?”

  不知为什么,你明明听不懂,却还是顺着他的话讲了下去。

  他又笑起来,“您可真风趣。”

  “啊哈哈,是吗。我的朋友总这么说我。”

  虽然谈话似乎驴唇不对马嘴,但是你还是觉得你们两个人称得上相谈甚欢。

  主要是你觉得非常快乐。至于他有没有这么觉得你就不太清楚了。但从他那时不时发出的低笑来看,他好像还挺开心。

  你在他哄骗一样的低语下喝了一杯又一杯昂贵的调和酒。你知道你的账单肯定是个惊人数字,不过你并不在意,你不缺钱,尤其是将钱花在这样有趣又漂亮的人身上,你甘之如饴。

  只是你有些醉了。在你面前,金发的男孩分裂出三四个幻影来。

  你不知道你是否已经口齿不清了。

  他靠近你,你闻到他身上像是有芬芳的花香。你迷茫地看着他,不知为何你有种难以抑制的冲动,你忽然张开双臂,将男孩圈进你的怀里。

  不知何时你身边围了一大群黑衣人。他们看到你唐突的行为,全都大惊失色,一个两个都想冲上来阻止你。

  你怀里的少年却很冷静,他微微抬起手,你在迷茫中听到他好像说了一句“没关系”。

  “您醉了吗,先生?”你听到他在你怀里轻声问你。

  “……”你张开嘴,但你被酒精麻痹的舌头只能发出一些乱七八糟的音节。

  “看来是真的醉了。”他说。

  你感觉到他慢条斯理地挣脱你的怀抱,他漫不经心地说,“给他开个房间吧。”

  咦……?别走。你感觉你的怀抱骤然空了,你连忙伸出手去抓住他的手。

  “别……别走。陪陪我。”

  “先生,您已经醉了。”他温和地说。

  “是有……一点。别走嘛。今晚陪陪我不可以吗?”

  “……哦?”他又笑起来,“今晚?”

  听了你的话,你们身边的一大群人又大惊失色。

  “我知道……这是另外的价钱嘛。没关系,我付钱。可以吗?”

  众人倒吸一口凉气。

  “老……老板……你看那个……”为首的一位黑衣男子颤颤巍巍,仿佛在试图为谁求情。

  “唔……”他将手指抵在你的下巴上,你感觉到你的下巴一阵微凉,他把你的脸抬起来了。

  “……长得还行。”他说道。

  “老板……?”

  你眯着眼睛看他,你其实意识不大清醒,你隐约听到“老板”之类的话,你有点惊讶,你心想难道那个传说中的黑帮老板来了吗?但是很快你又被混乱的思绪带偏,你又迷醉在金发男孩漂亮的绿眼睛里。

  “好啊。可以。”他笑着说,“先生,你眼光不错。”

  他轻轻拍了拍你的脸颊,直起身来,对他的手下们说道:

  “把他搬进楼上的房间里去吧。”

  黑衣人们面面相觑。

  “别露出这种表情嘛。陪客人玩玩而已,快去吧。”

  于是你感到七八个人一拥而上把你扛上了二楼。你被他们粗暴地扔到柔软的羽绒床上,你感到你的内脏一阵翻山倒海,你快吐出来了。

  因此你也清醒不少。

  你迷茫地睁开眼,发现你已经到了一个陌生的房间。

  金发的男孩坐在你身边,他倚着床头笑着问你:

  “先生,请问您想要什么服务呢?”

  “服……服务。”你机械地重复了一遍,才反应过来。

  对了,你刚刚请求这位男孩陪你春宵一度。

  你舔了舔干涩的唇。

  “都……都可以。”你大着舌头说,“只要是你,都可以……”

  “唔?还真是很喜欢我呢,先生。”

  “是……很喜欢你。嘿嘿。”

  “真乖。”他温柔地说。

  他凑近你,你感觉到身体一阵发凉,他在脱你的衣服。

  “我还没试过用后面做呢,只好委屈您了,客人。不过没关系,我会让您舒服的哦。”他说。

  你感到冷,便往他温暖的怀里钻。

        以下内容

        走嗷三了,在置顶。链接撤了。


  

  

  

  姑且end了吧!!!

  我之前有脑补过阿茸拔dio无情的后续,不过现在懒得写了。

  我就是想康茸茸🌿人……还想康教父茸冷静又无情地温柔地拒绝追求者。

  

  我馋他身子,我下贱。

  

  从来没更过这种奇妙路人cp不知道你们会不会不适哈哈哈哈哈哈哈但我搞了好多茸茸的奇妙拉郎我只是没有发……

  我真的整天在搞什么自我满足的奇怪🥩文。还是极地寒冷北极圈。

  话虽如此想要❤️👍🏻和评论。