三六六⭐外链挂了去看置顶

⚠️一个雷文写手,但迫于生计开了约稿。食用前推荐先看置顶。偏好承右、仗左、茸左。除此之外基本上是全员厨,一时兴起什么都可能产。贼虚荣,喜欢收到心手评论,lof随便日。洁癖不推荐关注我。

【dio承】「明天我将衰老」「中」

“你在骗我还是在骗你自己?”















         1.

  由于承太郎少见的反对,攻打迪奥的计划便被暂时地搁置了。

  “我们,是要在这里旅游吗?”吃早饭时,波鲁那雷夫半开玩笑似地说道。

  倒不怪他抱怨,他们的确已经在开罗逗留了太久。

  “承太郎既然反对,一定有他的理由。”花京院道。

  “承太郎呢?”乔瑟夫问。

  “他出门了,说是去散步。”花京院答道。

  

  

  

  2.

  承太郎缓慢踱步在开罗的街道上。

  他们已经在此处逗留了一周了。

  想要验证那个梦境是否具有真实性,其实办法不少。

  其中一个就是验证自己是否真的具有「时间停止」的能力。

  在与迪奥决战前,承太郎从未想过白金之星还有时间停止的能力。或许白金之星本就是遇强则强的替身类型,在绝境中反而能爆发潜力。

  承太郎这几天常常独自出门,正是为了试验白金之星的时停能力。承太郎回忆着决战的时候停止时间的感觉,白金之星的身影慢慢浮现在承太郎身后。

  滴答,滴答。

  承太郎猛然偏头,他视力很好,看到了远方的钟塔。

  钟塔,停了。

  世界在一瞬间变得极其安静,人流、时钟、灰尘,全都如同被暂停的电影画面一般定格了。

  而承太郎也顿在那里,直到时间再次开始流动。

  两秒,大概两秒的时间。

  有微薄的汗液从承太郎的额头上流下。承太郎如遭雷击般呆立在原地。

  他试了很久,今天是第一次成功地停止时间。他连呼吸都快要连同时间一起顿住了。

  「时间停止」……

  世界上竟真有这样的力量。

  还有……还有一件事。

  再验证那件事……就可以确定,梦中的一切都的确是将会发生的未来!

  时间停止是真的,同伴的死亡也是真的,迪奥的战败也是真的。

  只要,再验证一件事就好。

  承太郎脚步一转,朝着迪奥盘踞的那栋别墅的方向走去。

  他路过一间书店,书店外有大扇的玻璃落地窗,可以看见里面错落的书架。

  鬼使神差地,承太郎转头看向玻璃窗内。一本厚重的书被拿开,书和书的缝隙里透出男人金色的目光。

  男人的脸隐藏在帽檐下,金色的眼睛却在黑暗里熠熠发光。

  承太郎的脚步顿了一下。

  是那个人。

  距离那一天已经过去将近一周了,即使只是手掌宽的缝隙里透出的一点点身影,承太郎也能认出这个人就是那天在酒吧遇见的陌生男人。

  承太郎的心跳忽然错拍。

  这并不是因为他对这个男人产生了什么特殊的感情,他对男人没什么兴趣,只是他的身体难免回想起那一天身体交缠的时候那种几乎灭顶的快感。

  男人的手在缝隙里朝他招了招。

  这是在邀请他了。

  承太郎实在不明白男人为什么会做这些事。

  这几日来他时不时便能感觉男人鬼魅般跟随着他。

  是对他感兴趣吗?还是另有所图呢?

  「他真的是普通人吗?」

  承太郎从未放下过对男人的怀疑。

  他用白金之星试探他,但是男人每次都泰然自若。

  他给他机会偷袭他,可是男人连敌意也从未流露过。

  这个人不是替身使者,也不打算杀他,那么他的目的究竟是什么?

  承太郎踱步进了书店。

  书店有喝咖啡的休息区,男人正坐在桌边等他。

  承太郎走过去,瞬息之间白金之星从承太郎身后冒出,一拳挥向男人面门。

  直到白金之星的拳头停在离男人的脸几厘米的地方,男人仍然面不改色。

  于是承太郎又回收了白金之星。

  “你看起来好像要马上要打我一拳似的。”男人笑道。

  “我是该打你一拳。”承太郎从喉咙里哼了一声。

  承太郎拿起桌面上男人为他点的咖啡喝了一口,便苦得皱眉,“你跟踪我?”

  “偶遇罢了,或许仅仅是巧合而已。”男人说道。

  “「巧合」。”承太郎咀嚼这几个字眼,似嘲非嘲地。

  “你知道「引力」吗?”

  “力学意义上那个?”

  “也许是,也许不仅仅是。”

  承太郎笑出了声,是嘲弄的哼笑。

  “无论你是否相信。”男人说,“从始至终,我遇见你的确只是偶然。”

  “……”

  “仿佛有某种力量,牵引着我遇见你。”

  “无聊。”

  “你不相信?”

  “这跟引力又有什么关系?”

  “你我之间,相互吸引。”男人说,“这就是引力。”

  “……”

  这话太酸了,承太郎实在受不了。他不再多留,放下杯子起身走了。

  男人并未挽留,跟之前的几次一样。他们有时候会交谈几句,大多数时候只是视线相交了一会儿。

  

  

  

  

  3.

  男人有时候像个飘无声息的影子,有时候又像一位莫名熟稔的老友。

  那种熟稔自然得浑然天成,仿佛他本来就了解他,他能看透他的内心,他能看穿他的灵魂。

  他给承太郎一种诡秘的、摇摇欲坠的安全感。

  说来很怪,他明明不知道男人的身份、不知道他的名字,不知道他的来历,更不明白他的目的。可是他仍然——

  “你好像从来不好奇我的身份。”某次声称偶然的碰面里,男人对承太郎说。

  “是吗?”承太郎回答,他端起面前橙色的朗姆酒,第一次喝这种水果味的酒,喝起来味道像发酵的果汁,但只喝了一点他就醉了,“问你的话,你会如实回答吗?”

  “……之前也许不会。但我今天不想欺骗你,假如你今天问我,我会如实回答。”

  承太郎嗤笑一声。

  酒喝完了,承太郎又要离开了。

  “你不问吗?”男人说。

  “我对你没兴趣。”承太郎仍然这么说。

  于是男人抚掌大笑,像是听到了最好笑的笑话。

  承太郎不懂他莫名其妙的笑点,丢下零钱便离开了。

  这样短暂又微妙的会面,他们陆陆续续地进行了十几次。

  承太郎总是在各种地方看到他。

  有时候像是偶然遇见,有时候像是男人就在那里刻意地等待。

  承太郎很难形容自己在一次又一次与男人的隐秘的会面中是什么感觉。厌烦也许有一些,猜疑也有一些,更多的,是更加难以描述的感觉。

  或者说,那是承太郎不愿深想的感觉。

  

  

  

  

  4.

  在这段时间里,他不止一次地打算前往迪奥的住所。他需要验证那个梦的真实性。

  可每次路上都会遇见那个男人。

  每当看到男人,就有一种莫名的直觉告诉承太郎,他不能再往迪奥那里去了。那直觉就像警钟般在承太郎脑海中长鸣。

  不知道为什么,也许承太郎早已明白男人一定与迪奥有关。

  甚至男人也许就是迪奥本人。

  但承太郎仍然无法拒绝他——

  他的攀谈、他的邀请,甚至是他的索吻。冰冷的唇贴上来,承太郎心中紧绷的弦上警铃大作,伴随着剧烈的心跳失常。

  

  

  

  

  

  5.

  当承太郎能够停止时间五秒的时候,承太郎终于感觉到他时停的时间长度已经达到了极限。

  同时他摸清楚了男人行动的规律。他可能在任何地方任何时间遇见男人,除了正午时分。

  正午时分,男人一定会消失一段时间,不会在任何地方出现。

  或者说,也许正午时分,他就在某个,承太郎无法踏足的地方休憩。

  承太郎来到迪奥的住所前,他用时停绕过了守在门口的佩特夏,绕过了守护着一楼的小达比。

  他得到了验证。

  一切都和梦里一样。

  佩特夏,小达比,迪奥的房子的构造。

  甚至连迪奥的卧房,都一模一样。

  承太郎缓慢地、几乎是没有声息地走在前往迪奥卧房的走廊上。

  在这短短的路程里,承太郎甚至想过时间停止的这五秒究竟够不够他杀了迪奥。

  不够的,五秒是不够的。

  只有阳光能让他灰飞烟灭,五秒,来不及将他扯到阳光下了。

  其实承太郎不该孤身前来。

  但是那个梦实在是过于惨痛了,他不允许梦里的场景有一丝发生的可能。

  或许,有什么办法,能够在不需要交战的情况下结束这一切。

  

  

  

  

  

  6.

  承太郎推开迪奥的卧房门。

  这个卧房的内部他从未见过,即使是在梦里。他只在梦里看见了波鲁那雷夫那永远爬不上来的阶梯。

  背光的房间拉紧了窗帘,入眼是几乎纯然的黑。承太郎借助白金之星才能看清房间里似乎没有人。

  「他不在房间里?」

  这出乎承太郎的意料。但他并不慌张。他面不改色地回身关上门,缓步走进房间里。床上是空的,沙发上也是空的,书桌前也是空的。

  承太郎:“……”

  他感觉到一阵粘稠的、诡秘的流动感。

  时间,停止了。

  恢复行动时他已经被大力掼到床上,男人的身体压在他身上,冰冷的手掐着他的脖颈,指尖是尖利的。

  男人的声音缓慢而困倦:

  “你终于还是来了,承太郎。”

  “你来做什么呢?你要杀了我吗?”

  承太郎注视着男人黑暗中的脸。

  他的脑子里一瞬间闪过了很多想法。最后都归为一种异常的平静。

  “迪奥。”

  他叫迪奥的名字。

  “我们直接点吧。”他说,“你想要什么?”

  “哦?”迪奥笑起来,他像是发现了什么有趣的事一样,“你要跟我做交易吗?”

  承太郎想起了这段日子以来的那些事。

  跟随、交锋、时间停止的孤寂感、纠缠不休的幻影和神出鬼没的男人。

  “我喜欢做交易。”迪奥说,“我们毕竟相处了这么久,不如你猜一猜,我想要什么。”

  “……”承太郎顿了一会,他抬起手,摸上迪奥脖颈上的伤疤,凹凸不平的肉痕,在迪奥脖子上柔软地凸起着,“你,想要乔斯达家族的血液,来融合这具身体吧。”

  迪奥血红色的瞳微微缩了缩。随后他张狂大笑起来,他松开掐着承太郎脖颈的手,笑得几乎要弓起身体。他的笑声疯恣又肆意,利锐如同尖刀。

  “好。”迪奥道,“你分明很了解我,承太郎。”

  

  

  

  

  

  7.

  承太郎坐在窗边抽烟。

  夜幕已经在窗外降临,银白的弦月挂在灰色的云上。

  承太郎披着他的学生服外套,下面是他赤裸的身体。斑驳的血迹已经开始发黑,脏污般横陈于承太郎的身体上。仔细看的话可以看见伤口来自于承太郎的脖颈,有两个细细的血洞将要愈合。

  “你是怎么绕过我的守卫来到这里的?”迪奥问。

  承太郎瞥了他一眼。

  随后,他的因为失血过多而似乎有些苍白的唇角挂起一个嘲弄的笑:

  “不如你猜一猜?”

  

  

  

  

  

  8.

  承太郎最终没有将白金之星时停的能力告诉迪奥。他试图与迪奥求和,却不代表着他会向迪奥亮出所有的底牌。

  承太郎拖着有些疲惫的身体往回走。走出迪奥的房子一个路口后,便遇上了出来寻找他的花京院。

  他彻夜未归,其他人都很担心。乔瑟夫、阿布德尔和花京院都外出寻找他。

  “承太郎!”花京院急急地向他走来,语气难得地带上了几分焦急,“你去了哪里?”

  “……没去哪儿。”承太郎道,“抱歉,没提前告诉你们。”

  花京院皱着眉,这会他便发现了承太郎脖颈上贴着的创可贴。

  “你受伤了?”他怀疑地盯着承太郎,“你究竟去做什么……”

  承太郎低垂着眼睛注视着花京院。

  “没事的。”承太郎说,“没关系,花京院。什么事也没有发生,现在这样就很好。”

  “……”

  花京院皱起眉,他像是还想要说什么,他不太明白承太郎的话,而承太郎似乎意有所指。可承太郎却已经不想多说,他将烟头按灭在路边的垃圾桶上,搂着花京院的肩膀走回去了。

  

  

  

  

  9.

  第二天早上,难得聚在一起的众人才知道承太郎昨日是独身前往迪奥住所,向迪奥求和了。

  没人能理解他是怎么想的。

  是啊,迪奥是恶,是全然的恶,他们一路走到这里就是为了掐灭罪恶的源头。谁能想到承太郎竟会选择独自前往他的住所,向他求和呢?

  更让人感到无法置信的是,承太郎告诉他们,迪奥同意了。

  “你知不知道你在做什么?”乔瑟夫简直不敢相信这是承太郎做出的事,“你在与恶魔同谋,承太郎。迪奥不会信守承诺,他从来谎话连篇。”

  “我不会让他有违约的机会。”承太郎回答。

  “你……”乔瑟夫要气坏了,“你哪来的自信?”

  “说出来也许你们不会相信。”承太郎说,“让它成为一个秘密吧。”

  他推开座椅站起身,不再打算多说了。

  “我困了,先休息去了。昨天很抱歉,让你们担心了。”

  看着一桌子人对着他满脸欲言又止的表情,承太郎反而罕见地笑了起来。

  “别这样看着我,休息去吧。请忘了今天的事。”

  

  

  

  

  

  10.

  埃及之行到此便告一段落了。

  波鲁那雷夫向他们辞行回到法国,阿布德尔也回到他在埃及的住处。

  乔瑟夫要回美国处理这段时间以来积压的事务,顺便也把花京院送回了日本。承太郎在开罗逗留了些时日,也回到日本去了。

  迪奥果然不再设法阻挠他们,没人知道承太郎究竟和他谈了些什么。

  

  

  

  

  11.

  承太郎和迪奥不常见面。

  只要迪奥不再跨过那条杀人吸血的线,承太郎便不会去过问他的其他行动。

  承太郎定期抽血送到迪奥那边去,很少亲自去埃及。承太郎并不担心血送不到迪奥手上,在他们的契约之下,没人阻碍迪奥的行动,迪奥的势力和信徒这几年来在世界上发展得手眼通天,总有途径会把那点血送到迪奥手上。

  而迪奥似乎也并不是常驻埃及,他的行踪神出鬼没,随时随地都可能会出现在世界上任何一个角落,有时候他甚至会突然出现在承太郎的研究所里。

  他们看起来简直像是异地相恋的恋人,保持联系,偶尔见面,见了面便能自然地身体交缠。

  迪奥的唇靠过来,承太郎无法分辨他是要吸血还是要接吻。

  当然,无论哪一种可能,承太郎都不会拒绝。

  「这是……约定。」

  仰着脖颈任由着迪奥吸食他的鲜血,承太郎有些恍惚地想。

  「这是交易。」

  「是我与迪奥的……某些东西的交换。」

  

  

  

  

  12.

  迪奥有时会向承太郎抱怨他常常喝不到新鲜的血液。承太郎的血,漂洋过海地送过去,味道已经非常不佳。

  说这话的时候迪奥舔了舔嘴唇,简直带点挑衅意味:

  “不怎么好喝。你知道我的意思吗,承太郎。”

  承太郎:“……”

  “我要鲜活的、温热的、在血管里流淌的的那种血液。而不是用冰柜装着的,加了防凝剂的血袋。”

  承太郎定定地望着迪奥的眼。

  “你该不会是在,抱怨我们见面太少吧。”

  迪奥:“……”

  彼时他们才结束了一场激烈情事,而承太郎正在扣他连在一起的两根腰带。他只在这里稍作停留,做完了马上就要离开。

  “老天,”承太郎想了一下,忍不住笑了,“你好像个得不到恋人关注而抱怨的……”

  “……承太郎。”

  迪奥的声音有些咬牙切齿的。世界高大的身影出现在承太郎身后,一把拢住了承太郎要将他压回床上。

  “没有你这样谈合作的,你的行动诚意不足。”迪奥说,“我得考虑终止交易。”

  承太郎抬头瞥了他一眼。他没说什么,只是慢吞吞地抬起手,细长手指摸到温热脖颈上尚未完全愈合的咬伤。

  他的指尖慢慢地,用力地按下去,于是鲜血又顺着他的指缝渗了出来。

  迪奥无法抵抗吸血鬼的本能,几乎是一瞬间,他的金色的眼睛就转为血红色。

  承太郎轻声道:“终止交易?”

  迪奥没再回答他,尖利的犬齿再次伸出,迪奥低头咬上被承太郎弄开的伤口。

  

  

  

  

  13.

  “承太郎。”又是一场激烈得几乎让双方精疲力尽的情事过后,吸血鬼声音惫懒:“我们只是像恋人吗?”

  “……”承太郎穿衣服的手顿了顿。

  “……算了。”迪奥道,“我疯了才会问你这种问题。别回答了,答案如何并不重要。空条承太郎,你就继续保持你那该死的沉默吧。”

  “的确,你怎么会问这种问题?”承太郎慢条斯理地继续系自己的衣扣,直到他穿戴整齐,戴上帽子就将要离开,“我不愿相信你在这种关系中会投入什么真情,刚刚的话我只能归结于你在戏弄我。”

  迪奥倚着床抱着手臂发出了一声嗤笑。

  当承太郎打开门离开的时候,迪奥才说了最后一句话。

  “时至今日,空条承太郎,”迪奥说,“说出这样的话来,你究竟是在骗我,还是在骗你自己?”

  承太郎不再回答,关上门离开了。

  

  

  

  

  14.

  自那次承太郎沉默着离开之后,他和迪奥再没有见过面。

  两个人不见面不联系的状态大约过了将近半年,直到,一封加急的邮件送到承太郎手上。

  此时承太郎已经三十一岁了,在美国海岸线上建了属于自己的研究所,拿了海洋学领域的博士学位。

  承太郎看了一眼邮件便皱起了眉。

  最近迪奥手下的势力似乎开始不安于现状,蠢蠢欲动地触摸着犯罪的边缘。

  东欧出现了多起离奇的失踪事件,经过spw财团情报网的排查,已经可以确定系替身使者作案。

  承太郎拨通了迪奥的电话。

  电话响了很久才被接起。

  男人的声音在杂乱的电流声里仍然听得出有几分恼怒和不耐烦:

  “空条承太郎,你知不知道美国和埃及有时差?”

  承太郎抬头看了一眼时钟,想起来此时的确是迪奥的休息时间。但他没心情跟迪奥寒暄,他做数据做得焦头烂额,还要去收拾迪奥的手下弄出的烂摊子,他实在没什么好心情。

  “迪奥,管好你的手下。”承太郎直入正题,“他们的行为越界了,你很清楚吧。”

  迪奥:“……”

  “迪奥?”

  于是承太郎听到那一头的男人长长地吸了一口气,像是在按捺着什么。

  “你就为了说这个?”

  “……”

  “空条承太郎,”迪奥说,“我实在不知道你哪里来的自信……你竟敢命令我?”

  “……”

  “你不会真的以为乔斯达家族的血真能约束我吧?蠢透了,你真是蠢透了,承太郎。或许一条狗都比你聪明些。”

  “……”

  “这些年来我一直心甘情愿地被什么约束着,你心里比谁都清楚吧,承太郎。你才是最恶劣的家伙……你什么都想要,什么都不愿付出。”

  “……”

  “说话啊,你又哑巴了?”迪奥嘲弄道,“这时候连嘲讽的话也说不出来了吗?真丢人啊,承太郎,这可不像你。”

  承太郎挂断了电话。

  

  

  

  

  

  15.

  迪奥在看书。

  他已经看了很久,感到困倦,于是他靠着床头阖上眼睛假眠。

  就在此时,他感觉到一阵强烈的感应。

  他缓缓睁开眼睛,可以确定有乔斯达家族的人来到了附近。他甚至能闻到熟悉的血腥味,于是他知道大半可能是承太郎来了。

  迪奥皱起眉。

  异常的情况在他心里拉起警报,吸血鬼有了不好的预感。他翻身下床,走到一楼去猛然打开门。

  果然是承太郎,但并不是平常的承太郎。

  承太郎站在门外,满身是血,不知道是他自己的还是别人的,或者两者皆有。他的白大衣浸透了血渍,顺着衣角向下滴落。

  夜半敲门的承太郎看起来像地狱里爬上来的修罗。

  而血液的香气冲得迪奥脑袋发晕。

  “你这是……又在搞什么。”

  迪奥语气不愉,强行将承太郎带进屋内。

  承太郎像是几乎失去了意识,连支撑着他的白金之星都只有一个缥缈的虚影。

  迪奥看得眼皮直跳。

  带进屋子里仔细一看,迪奥才发现承太郎的伤极重,几乎是开膛破肚的伤口横贯在腹部,如果不是承太郎一直拿手捂着,也许会有什么脏器从他的腹部掉出来也说不定。

  迪奥:“……”

  按这个伤势看来,承太郎应该是快死了。

  迪奥并没有意识到问题的严重性,虽然承太郎伤重得快死了,但是他仍然有办法让他活下去。

  或者说,他有办法让承太郎永远地活下去。

  迪奥用小刀划开手腕,将流着血的伤口递到承太郎嘴边。

  “真没想到,还有我喂你血的这一天。”

  迪奥语气轻快,他甚至有点不可言说的愉悦。

  像是给出了某种恩赐,又像是某种得偿所愿。

  然而血液流到唇边,承太郎却突然挣扎起来。他剧烈地喘息着,不知道是因为疼痛还是因为紧张。

  “别把我……”承太郎声音嘶哑又微弱,像破碎的风箱发出的悲鸣,“变成……吸血鬼……迪奥。”

  “你要死了,承太郎。”迪奥冷冷道。

  承太郎的眼睛涣散着,显然已经到了强弩之末:“没那么……容易死。”

  “见鬼……那你来找我干什么?”迪奥怒冲冲道,“不想变成吸血鬼你就该去医院,该去找你的spw财团给你治疗,你来找我干什么?空条承太郎,你也稍微给我适可而止一点……喂,承太郎?”

  承太郎慢慢地闭上了眼睛。

  “不许睡,承太郎,听见没有?”迪奥说,“把眼睛睁开,否则我要把你变成吸血鬼了。”

  迪奥:“……”

  承太郎彻底昏迷过去了。

  

  

  

  

  16.

  “见鬼。”

  迪奥气得想要破口大骂。

  “该死。”

  “这算什么?”

  他觉得承太郎简直不可理喻,毫无道理可讲。他急促地在客厅里来去踱步,像一头被激怒的雄狮。

  吸血鬼的血液顺着手指滴落在名贵的地毯上,然后他的伤口开始快速愈合。

  迪奥猛然停下脚步,恶狠狠地瞪了沙发上昏迷的承太郎一眼,怒气冲冲地去打电话叫私人医生了。

  他无法可想。

  他的自尊不允许他做这些事,但他确实已经做了。

  在刚刚那短短的一瞬间他想起很多事。面对着奄奄一息的,垂死的承太郎,迪奥想起过往的那些承太郎。

  它们全都沉眠在迪奥的记忆里,在这一刻全都被唤醒。

  骄傲的承太郎、嘲弄的承太郎、失落的承太郎、眉眼潮红的承太郎。

  沉默的承太郎、失血过多而显得苍白的承太郎、在他怀里失去意识的承太郎。

  它们占据着此时迪奥的思绪,似乎在试图告诉迪奥一些他无论如何不太愿意承认的事情。

  在这一刻迪奥不得不意识到,他无法面对空条承太郎的死亡。

  「空条承太郎。」

  迪奥想道。

  「空条承太郎。」

  「终于还是他赢了。」

  「我迪奥……终于还是彻底地、完全地、被困在了名为空条承太郎的牢笼里。」

  

  

  

  

  

  ——tbc.






————

后话:


        想要❤️👍🏻和评论。

       总觉得我写貂承没啥人看难道是因为我的貂承写得太菜了吗……



评论(33)

热度(286)

  1. 共5人收藏了此文字